肆御三水

不正经的码字人员,长期不在线

苏氏记【一】

  苏家的本家老宅常年阴气甚重,无人敢靠近,但,只有苏家本宅的直系后代才敢靠近。而说到阴气,最盛的就是那书阁了。人人都说,书阁里有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而唯一能镇住那东西的只有苏家家主了。
    “先生,先生,您在看什么?”
     少年推开书阁的门,看见年轻男子坐在窗子旁边,看着窗外外面光秃秃的树枝,那树枝依稀可以看见几个花苞。男子看到少年推门而进,也不恼,反倒笑了笑对少年招招手说
     “你来,你来看,马上春天就要到了。”
     少年慢悠悠的走到男子身边,微微俯下身,为男子重新煮了壶茶,动作娴熟迅速,一边动作不停的为男子煮茶,边道:“先生,现在还是有点凉的,还是把窗子关一点,当心着凉。”
      男子将视线从外面的树枝拉到少年身上,少年黑色的卫衣上有点灰尘,他伸手拍了拍,之后仿佛又想起了什么,又笑了。少年撇了撇嘴,佯装生气模样。
      “先生,您才多大年纪啊,就和老爷爷一样。”
       男子摇摇头,看着茶炉上的茶壶冒着蒸汽,他不做声,书阁里静的只剩下水烧开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。少年用白布包住把手,往矮几上的紫砂壶里填了水,又轻轻的提起那填过水的紫砂壶向茶盏里注入了水。男子看着完成了所有的动作。并没有急着去拿那茶盏,而是开口道。
       “快到三月三了,我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。”
      话毕,少年惊愕的猛的抬起了头,一时不知作何回答。少年楞了一会,男子无声笑了一下,起身走到书阁门前,推开那木门,让阳光照进来。那年,那人也是这么做的,而他从外面跑进来,拉着他的衣角,笑着喊他先生,先生的。